欢迎来到短句网,最全的爱情伤感短句,经典短句,及各类搞笑、个性唯美短句.欢迎收藏本站!
励志 | 爱情
您现在的位置: 短文学 > 散文随笔 > 文章列表
  • 羌人与杨姓大多数都姓杨 发表日期:2020-02-07

    晋怀帝永嘉元年(公元307年),羌人梁勤建宕昌国,到公元566年被北周攻灭,时间长达259年,共传9代12主。现在,居住在陇南宕昌县官鹅沟、大河坝等地的藏族,实际上是羌人的后代。而这些羌人的后...

  • 酒后吐真言陶冶和感悟 发表日期:2020-02-07

    酒,自有诗歌以来,就一直是诗人们写不完、诵不尽常说常鲜的话题。八月剥枣,十月获稻,为此春酒,以介眉寿。是我们见于《诗经》中最早写酒的诗歌。继刘伶《酒德颂》之后,许许多多的诗人,以酒...

  • 断弦终究要在这个冬天里下葬的 发表日期:2020-02-06

    你终于还是走了,就像留不住的秋天。 冬天好冷,可我的心还是要痛下去的。 放手,我也很难过;可是不放,我觉得不爱他。这是你的理由。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坚强的人,可你轻轻一句话就把我这粉...

  • 红月亮那张张红红的笑脸 发表日期:2020-02-06

    不怕你笑话,咱拉肚子,竟然不小心把感冒胶囊当成了氟哌酸,一夜一天风来雨去,到上晚自习时,已经头重脚轻,飘飘然了。 课代表悄悄走到我跟前:老师,今天的作业才交了17人,还一半没做完。我...

  • 我得过带状疱疹 发表日期:2020-02-05

    2007年秋,我来美探亲,正准备从洛杉矶搭机前往纽约,去看夫君30年未见的老友,出发前二天,我的左边的腰及腹部开始异常疼痛,皮肤有点红,因为没有保险,所以就找一个在台湾原是西医,现在只有...

  • 车把式逐渐模糊、消失 发表日期:2020-02-04

    每年的夏末,都是各家买煤的时候。这个时节,卖煤的点也多了起来。各个卖煤点前都有人在询问着煤价,或是正在买煤装车的。 挑了个晴天,我和妻子也早早地起了床,准备把过冬用的煤买好。 骑车来...

  • 陪伴儿子冲刺高考一百天 发表日期:2020-02-04

    2006.2.27. 雪越下越大了,纷纷扬扬的下了一天。到处是一片银白,我的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。 中午12.20分,儿子回来了,我看他一脸的沮丧,问起原因,他说:为什么我一直打电话都没人接呢?, 怎...

  • 关于孤独的谈话 发表日期:2020-02-03

    税剑:我正在听张楚的歌,他说孤独的人是可耻的,他是真正的诗人。 黄泰:他不孤独吗? 税剑:当然是孤独的人。 黄泰:那他是承认自己的可耻了? 黄泰:税剑,你和我也都是孤独的人。但我们周围...

  • 一个赌徒的历险日志 发表日期:2020-02-03

    我本是个良民的。自从5年前的一次次当俱乐部的观众后,我就一步一步的成为合格的赌徒了。在此之前,我对于赌博是深恶痛绝的,我以为那是懒惰的积极表现。学生时代我曾用了最犀利的文字讽刺那些...

  • 醉美三王峪,山水好风景 发表日期:2020-02-02

    得知去三王峪的消息,兴奋的一宿没睡好,本就是个恋山恋水的主儿,自然是契合心意的。短暂的夜里做了一个梦,撒了欢的泉水、潺潺的小溪、悦耳的虫鸣,畅快淋漓的漂流一一浮现眼前。 叮铃铃的闹...

  • 写封信给你 发表日期:2020-02-02

    亲爱的小孩: 周一的上午,日光倾城。周而复始的工作时间,将思绪稀释在一杯浓茶里。我坐在十楼的办公室,将手机调整到无声,愿此刻无人打扰,留些时间给你记录琐碎的情感和片段。 岁月无惊无喜...

  • 傍晚草原热烈的谢幕 发表日期:2020-01-31

    置身于一个辽远渺渺的空间里,是很难留意到时间的悄然流逝的。当眩目的太阳收敛起灼人的光线且又温和起来时,风旋即由燥热变得凉爽,变得轻松。它在惬意地提醒你,草原的黄昏时分正渐行渐近。 ...

  • 悠远的香不给下人麻烦 发表日期:2020-01-31

    七夕,怀念我的祖父,这是我2013年9月17日写的纪念文章。 一个多月来,我坚信有天堂,且住着仙家,爷爷在那儿,一如既往地朝我们慈祥微笑。临近中秋,向天堂里爷爷遥寄我的深切怀念和诚挚祝福。...

  • 永恆的夢以通心意也 发表日期:2020-01-30

    待到尚春芳,谁来送阮郎? 柳苏抽叶绿,花醒散心香。 忽见惊雷响,佳人在女墙。 翩然持伞上,从此话西厢。 《春至有思》 一 来沈城后,折腾仅两日即入三月。四日,东北全线飘雪,为五十六年来之...

  • 那股久违的油菜花香 发表日期:2020-01-30

    在这本该油菜花飘香蝴蝶满天飞的季节里,在本该满眼都是金黄色的颜色的季节里,我没看到它们的影子,我的心里一阵凄凉。难道它躲在一个地方不肯出来见人,难道它被人遗忘了,难道它根本就不存在...